blog

鉴于ASIC不采取行动,关于银行家表现不佳的新法律并不重要

<p>政府解决操纵银行票据掉期利率的新法律似乎是对行为不端的银行雇员的打击,但实际上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过去没有充分利用法律起诉</p><p>所以也许是时候澳大利亚跟随美国和英国的领导,他们真正使用法律让银行承担责任</p><p>银行票据掉期利率(BBSW)用于设定数百万亿美元交易的利率,包括信用卡利率,学生贷款和抵押贷款</p><p>银行也使用掉期利率来确定彼此借贷的成本</p><p>澳大利亚四大银行ANZ,Westpac和NAB三家被指控操纵这一利率</p><p>丑闻爆发六年后,这些最新措施,包括被判有罪的银行家的民事和刑事责任</p><p> ASIC在起诉这种价格操纵方面如此引人注目,这种不当行为影响了价值20万亿澳元的金融产品</p><p>对于一些所谓的不法行为,时钟已经用完,ASIC现在不再能够起诉</p><p>除此之外,首先发现BBSW丑闻的并不是ASIC</p><p>这些信息首先由法国巴黎银行自愿提供</p><p>虽然ASIC的英国同事已经对英国皇家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巴克莱银行等数十亿美元的类似违法行为进行了罚款,但ASIC尚未从我们的金融巨头那里得到一分钱</p><p> ASIC可以追逐银行,有很多法律途径</p><p>例如,根据1995年“刑法典”附表第12.2节,该法令允许法院对其雇员的刑事犯罪行为追究刑事责任</p><p>我知道ASIC没有根据这项规定寻求起诉的案件</p><p>另一个是1959年“银行法”第11CA(2)(e)条</p><p>这将允许APRA移除银行董事会成员,并指定他们自己的被提名人,如果该银行已证明公司治理失败</p><p>自1998年颁布该条款以来,APRA总共使用了零次</p><p>监管机构似乎害怕接管大银行</p><p>一方面,他们担心失误可能会引发市场恐慌,导致银行挤兑导致金融危机</p><p>如果我们的监管机构有任何遗忘的危险,澳大利亚银行家协会会迅速提醒他们</p><p>虽然澳大利亚监管机构已经花时间,但英国监管机构已经接受审判并取得了定罪</p><p>美国的监管机构已经逮捕了英国公民,例如汇丰银行全球外汇主管马克约翰逊和欧洲外汇交易主管斯图尔特斯科特,他们在美国境内运营时操纵利率</p><p>由于允许在俄罗斯发生的不当行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正在美国盯上100亿美元的罚款</p><p>英国和瑞士的银行被美国当局罚款数十亿美元,用于在美国以外的国家操纵利率</p><p>所需要的只是美国司法部检测可能被证明影响美国投资者的舞弊行为或欺诈行为</p><p>美国已经采取集体诉讼的形式采取法律行动,针对我们的银行进行BBSW操纵</p><p>这可能引起美国当局不必要的关注,这可能是对澳大利亚银行家的实际惩罚</p><p>再加上澳大利亚银行家在未来五年任何阶段通过美国时可能会发现自己被逮捕的可能性,人们开始明白我们的监管机构做得多么糟糕</p><p>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澳大利亚银行需要担心的不是澳大利亚当局,因为有关澳大利亚市场不诚实操纵的指控,

查看所有